查看: 1685|回复: 0

听周渝说老茶·壹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11-3 18:47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常有人对他说,喝老茶时感受到了四合院门口的井、母亲的旧衣服,他解释这些现象说:"我们给很多经验做了一个界定,其实这些经验本身远超我们的理解。"他用缓缓的语调引用歌德的《浮士德》:"久已消逝的,将为我呈现原型。"



与台湾许多茶人喝茶,只有周渝是谈方法论的。经常在别处喝茶时听到,这是周渝用的水,他用的罐子,他听的音乐。至于茶器之类,打上他的印记就能自证其说。我们两次和他喝老茶,一次在紫藤庐,一次在他自己阳明山上的家。作为公认的拥有最多老茶的人,他把喝茶的种种经验和探索,建立在对老茶人文性的反思里。
紫藤庐作为台湾茶文化的标志性建筑,一切陈设如昨,鱼儿畅游,紫藤花已谢。玄关不大,必要的两三样老柜子里,摆了一些朴素的茶具茶饼,没有任何凸显的装饰,一两片他自己做的茶摆在台面上,里面是几个宋朝的碗。
和周渝喝茶的空间是紫藤庐的侧厢房,通体用玻璃搭建,背靠极粗的紫藤老榕树树根。紫藤庐的空间布局是纵深的长形,曾经是日据时代官员的宿舍,也是"国民政府关务署长"周德伟的旧宅。周德伟翻译过哈耶克的《自由宪章》,《TheConstitutionofLiberty》在大陆译成《自由秩序原理》,宪章这个词,周渝解释了父亲选择这个词的本意,是从《中庸》的"祖述尧舜,宪章文武"里选取"宪章"一词来对应consititution。紫藤庐原来名"尊德性斋"也来自《中庸》里"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,致广大而尽精微,极高明而道中庸"。老宅在1981年被周渝做了茶社,但依然可以看到那种长期精心使用的对旧物的感情。
那天店里常放着的是名家古琴乐曲,但周渝觉得古琴"太快跳到天人上去",不接人间气,他认为和老茶相搭配的,应该是有阅历有沧桑的音乐,例如有些琵琶曲可能更适合。他在1990年与林谷芳共同开创的"茶与乐的对话",历经20多年已经在全世界展演100多场,成为代表台湾茶文化的盛事。然而我们的经验来自离台的最后一晚,在他山上的简宅终于得以体会。第一天为我们准备的长案上备有一匹简单的深蓝素方,一把清代四杯老朱泥壶,三个闻香杯和三个小杯都是蔡晓芳的早期作品。另一边日本铁壶里煮着泉水。专门称茶的小电子秤上称了5.5克1982年顶级老冻顶,来自已经去世的在内地赫赫有名的茶农陈阿翘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
相关帖子

任何心灵上和动作上的瑕疵,无非来自于自私、贪婪、恐惧等情绪的变化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做金融即是做人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