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2736|回复: 1

《给青年艺术家的信》选读 蒋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11-3 19:31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 故乡的记忆,是那么多挥之不去的气味,交错着,一点也不杂乱,好像归在记忆档案里的资料,一点都没有遗漏,随时一按钮,就一一出现了。
我第一次离开故乡,忽然发现周遭的气味变了,好像时差一样,故乡的气味,也会在夜里忽然醒来。在异地的夜晚,以为沉睡了,以为遗忘了,那气味却忽然浮起,使你无眠。
    原来,乡愁也是一种气味。
    很长一段时间,我在睡梦中,忽然会嗅到一种呛鼻的味道。很辛辣,成而且苦,从热油中爆炒,升腾起热烈刺激的臭辣,我呛到鼻眼都是涕泪。好像是隔壁在用热油大火爆花椒、辣椒、豆豉、咸鱼。我醒过来,真的涕泗横流。但是,什么都没有,而那种气味,那么顽强,不肯消失。
    我去过一条溪谷,两岸都是姜花。我坐在运送林木的大卡车上,海口方向吹来长长的风。姜花的气味,像一片细细的丝绸,在我身体四周飘拂缠绕,我仰着头,闭起眼睛,那远远的姜花的香,来来去去,是这么真实的故乡的气味。
    我觉得童年也是一种气味的记忆。
    我的童年,有许多果树气味的记忆。夏天暑热的午后,庙墙后有一棵巨大的龙眼树。我从小学翻墙出来,背着书包,爬上龙眼树,躲在密密的枝叶里。外面日光叶影摇晃,隐约听见老师或母亲寻来,在树下叫着我的名字,但那呼唤的声音,被蝉声的高音淹没了。我一动不动,找到一处适合蜷窝身体的枝桠,好像变成树的一部分,而那时,龙眼树密密的甜熟的气味就包围着我。我闭起眼睛,好像在假寐,也像在做梦,梦里一串串累累的龙眼,招来许多蜜蜂和果蝇。我童年的梦,很甜很香,好像一整个夏天都窝在那棵树上,包围在浓郁的气味里做了一个醒不来的梦。
    丫民,童年充满了气味,泡在盐水里的杨梅的酸酸的气味。凤梨削皮时刺激口液的气味。甘蔗田里,甜而燥热的气味。用草绳捆扎的大冰块沁凉的气味。泡在井水里刚捞起来的西瓜冰冽的气味。柠檬果树和荔枝树的气味。端午节悬挂在门口菖蒲与艾草的气味。母亲说,那气味可以阻挡妖魔邪祟,还有雄黄调在高梁酒里的气味,好像也可以除邪祟。
    或许,民间一直相信,生活里的气味,都可以避除邪祟吧!
    但是,记忆里学校好像是没有气味的。
    校长每天朝会的训话,总是没有气味的,因此,也很难记忆。我记得的校长的气味,其实是他头发上油油厚厚的发蜡的气味。他说的话,我都不记得了,我单单记得他头发上的气味。我有时想画一张小学校长的画像,那时我会闭起眼睛,努力回忆他头上发蜡的气味,而不是他口中每一天重复的训话。丫民,使一个人走向艺术的,不是教训,而是一些身体深处挥之不去的感觉记忆吧。
    我徜徉在母亲、故乡、童年交错的气味里,像浮荡漂流在一片看不到边的大海中。民,你从南方回来的时候,要带回来海的气味好吗?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任何心灵上和动作上的瑕疵,无非来自于自私、贪婪、恐惧等情绪的变化。
发表于 2015-12-31 11:15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美的文字。感恩!
做交易,即做人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做金融即是做人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